台胞之家  >   两岸婚姻

[两岸婚恋原创] 回娘家过年

2016年04月12日 来源:中国台湾网

  湖南/万小溪

  嫁来台湾十三年,往年春节都是回金门婆家。金门的春节旧时代氛围浓厚,张灯结彩贴春联,大红灯笼高高挂。好料出锅,先祭父母祖先,再拜天地神明,烧香焚纸,诵经祷告,这些经历对于任何一个非金门人尤其是湖南人而言,都是很难得的体验,时光在这里打盹。

  但是今年破例回到湖南过年,携夫带女举家与父母团圆。在汽车停在家门口、看到两鬓白发的父母万分喜悦着迎向我们时,我暗自决定,未来的每两年,我都要回家陪父母过年,而事后我跟先生商量,他也欣然应允。要知道,金门儿子若在春节不带家人回去进行传统祭拜仪式,反而跟着老婆往丈母娘家跑,这是相当不容易的哦。

  在半年前就得知我们要回去过年的消息后,母亲早早地圈地造舍,养了几十只下蛋的母鸡和给小孩长身体的公鸡,肩膀受伤的父亲还种了很多蔬菜。到我们回家这天,母亲已收集了上百颗土鸡蛋,待宰的鸡只也都数目分明的安排好:我们会呆多少天,应该要杀多少只鸡,小孩能借助这一锅锅亲情鸡汤快速增高多少…

  母亲的用心很快见效:在吃完第三只鸡后,十三岁的大女儿初潮来临!母亲欢喜地说“有用有用,疏通了身体。”我不确定这之间有无因果关系,但我知道,在母亲用心喂养的土鸡和父亲顶着肩伤在积雪中刨出的路边姜,合成的鸡汤里,具有多么滋补的成分!

  大年夜,父亲买来大桶大桶的烟花燃放,为的是让台湾回来的宝贝外孙女儿脸上的开心笑容像烟花一样绽放!母亲早早的准备好大红包,新版连号的人民币,直接万元起跳。我知道这厚重的大红包里,还藏有母亲对我远嫁的不舍和牵挂。多年来,她总是说,有些爱,她鞭长莫及送不到我手里,比如说她酿的酒她养的鸡她种的菜她帮我照顾孩子的心意…人民币,成了母亲对我这个女儿唯一力所能及的表达模式。

  同时,母亲还利用我们农村的优惠养老制度,花了四万多人民币,帮户籍仍保留在湖南的我,购买了为期十五年的养老保险。办妥后,母亲长嘘了一口气,说“从五十五岁那年开始,你将终生按月领取养老金,这下我就放心了!”听到这些话,我只觉得内疚,感动,想哭。

  年后家族大团圆,席开两桌,牌开两桌。吃饭时忙的是母亲,打牌时忙的是我先生,因为他不会玩也没兴趣学,所以照管小孩打扫卫生端茶送水这类活就全落到他头上,任劳任怨好几天,像一个贤惠的小媳妇,惹来众亲戚们啧啧称奇和赞赏。有时我先生会一手抱着表妹的小孩一手跟金门的兄弟姐妹视频,镜头从我们身上和牌桌上一一扫过,嘴里笑着说“看,湖南过年是这样子呢,还满有趣的。”

  有时他会一个人独自走进油菜遍地的田野间,专心拍照和看风景。他还悄悄对我说“住在乡下真惬意啊,而且你还有父母可以尽孝,多么大的福气啊。”言语间稍见落寞,此时,距离我公婆亡故已有六年之久了。

  过年期间还有件事值得一提:二月六号清早,我还在睡梦中便被微信讯息声惊醒,滑开手机一看原来是台湾朋友发来的语音讯息,她语带哭腔说是美浓地震了,而且是她刚从桃园返回美浓的当天半夜,开车五小时抵达连被子都没睡热呢就被晃醒了。朋友还对我说“你倒好,地震前夕你提前落跑回大陆了!”起床看电视浏览网路,高雄地震及灾后新闻已经滚动刷屏,台南大楼垮塌伤亡过百。满目惊悚的图片不但震惊到我,也吓到了本就对台湾地震频繁耿耿于怀的母亲。这次,又免不了一番碎碎念。

  因为这次回家过年时间短暂,才二十天左右,因此大多朋友我都未事先告知归程,以免让太多聚会分散了陪伴父母的时间,只安排了少数几趟非赴不可的约。有个现象很有趣:

  若会面的对象是与我同龄的妈妈身份,则话题多半落在学校和家庭教育;若是年轻女孩,则话题落在台湾自由行要怎么规划行程才好;若是乡下的伯伯亲戚,则话题落在我先生的工作上;若是官场里的男长辈,则话题会围绕着这次台湾大选以及对蔡英文的主观评价,这很有意思,好多观点很新鲜,不过我也就听听则已,因不关注台湾政局,也就拿不出什么有立场的观点来。

  至于赴同龄男性旧友的约,主题是什么呢?嗯,我先生也随我回了湖南,我还是避嫌的好,不趟浑水约。

  年假结束的那天,我就在父母依依不舍的挥别中,拉着孩子,推着装满人民币、各式腊味、各式辣椒酱、各式母亲亲手做的这个干那个枣恨不得连土鸡蛋也装一筐——的大箱子返回到台湾。临行上车前,我指着大箱大箱的行李笑对拭泪的母亲说“妈您看,您这嫁到台湾的女儿是不是赔钱货?”

  关上车窗,母亲和故乡越来越远,瞬间有个念头涌出:真不想回去台湾了。

 

  本文为中国台湾网两岸婚恋版原创,转载请联系asoldoong@hotmail.com。

  

[编辑:陈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