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胞之家  >   两岸婚姻

海峡奇缘记:因为爱,和而不同

2016年08月11日 来源:中国台湾网

  中国台湾网8月11日讯 遇见了一对新婚夫妇,是福气。那天,我和台湾朋友在台北街头一家咖啡馆里,原商定两个钟头时间的谈话内容,结果足足聊谈了4个半钟头,直到下午六点多钟,服务员提醒我们该是他们店打烊的时候了,就这样还是依依不舍难舍难分。这是在台湾经历的第一次,也是我和荆门籍台湾朋友第一次如此遇到的健谈的台湾新娘。我们很幸运,第一次如此“酣畅”地聆听了他们因相悦相爱而走进婚姻,组成家庭的爱情故事。

  印象中,大陆的东北人都是高大粗犷、不拘小节,可大陆女婿尤成给我们的感觉却是南方人的精干加睿智,透着些许腼腆,宛如一位十足的绅士,不过,谈吐中依旧是北方人的坦诚、直率,而台湾新娘程苓小姐豪无疑问,可被定义为聪明伶俐、智慧与外貌并存的事业心很强的独立女性。

  如此,静静地走进他们,这才发现,这对两岸结合的夫妇携手走来,一路有苦亦有甜……

  异国求学遇良缘

  2007年5月份,去英国念书的东北男孩尤成认识了与他一起入学的台湾同学、现在的太太程苓,虽然不同班,但因为两岸之间同根同源的血脉纽带让他们俩迅速熟识。说起两个人的相识经历,程苓记忆犹新:

  “初见尤成觉得他挺绅士,那次同学聚会,散场后他坚持挨个的把女生送回宿舍,之后自己才回去。那刻,顿时觉得他不像西方国家的男孩,绅士要么是父母调教的,要么是社会制约而为的,他处处为他人着想的绅士风度则是发自内心的,比较坦诚,浑身透着是中华儒雅的传统美德。后来我们聊天发现,其实大家成长背景都是一样,什么小虎队、哆啦A梦等等,我们都是经历过相同时代,甚至聊起父辈时也觉得生活并没有太大差异,两岸同胞都是一家人。”

  程苓说:“有一次因为学术问题,我和同学争吵,尤成知道后主动来找我,安慰我,让我别想太多,那时候就觉得先生不但绅士,还很有心胸,很有正义感,会为正义发声。”细致暖心的尤成,一下子打动程苓。在异国他乡,两个年轻人互相温暖,学习的同时,擦出了爱情的小火花儿……

  与此同时,尤成早就被程苓独特的气质所吸引。他说:“其实程苓除了外表,性格是最吸引我的地方。初识程苓时,觉得他比较独立、有想法,而且也很善良、很有同情心,念书时所选择行业,都考虑到是否能够帮助他人(程苓在其他国家和地区看到很多人仍很贫穷,生活很艰苦,而那边的旅游资源却很发达,所以他决定选择服务业,并期望通过这个专业来帮助那些人)。”

  尤成继续说,“太太看起来很温柔,其实也很坚强,虽然年纪不大却很有主见,不会人云亦云。特别是有想法这一点,给我印象最深。我们时常聊天,会发现双方的见解、想法有很多相似点。用‘心灵伴侣’一词来形容我们再合适不过了。在英国时,程苓比我提前早一个月毕业,送她走的时候我就想提出交往,但考虑到地域问题还是忍住了。真是缘份天注定,后来程苓告诉我,她要去广东东莞工作,正巧那时我也打算去深圳,瞬间就表白了,她也顺势答应了。”

  就这样,没有刻意的浪漫举动,就认可了彼此!

  漂洋过海爱相随

  并不是所有的过程都是甜蜜的。在享受甜蜜的同时,两个人也承受着巨大压力。程苓2006年初到广东东莞工作,在台湾待了几个月。而这期间,尤成也是辗转奔波在深圳、上海、北京等三点一线。虽然已正式交往,可聚少离多。他们平时只能靠电话联络,偶尔去对方的城市来解相思之苦,远距离的恋爱让两个人有些力不从心。

  有人说,爱情,就是彼此永不止息的思念,是永远放不下的牵挂,是心甘情愿的牵绊。

  “其实在2008年,当程苓选择辞去东莞的工作回台湾时,我觉得很不合适,因为距离更远了。但知道程苓是个孝顺的姑娘,她想多花些时间陪父母,所以挽留的话到了嘴边还是没有发出声。我想还是让程苓在一个更安心、更舒服的地方去生活吧。可是由于距离、工作忙碌等原因,让我们觉得如果不在一起生活,这段感情就很难再继续下去了。最终,程苓放弃台北市的高薪工作,到北京找我。”

  说起程苓为了自己毅然决然的举动,尤成满脸的幸福溢于言表。

  “其实,我来大陆一方面是希望这段感情能够持续,另一方面是对自己实践经验的考量,我觉得趁年轻要多奋斗一些,如果想在服务行业、酒店行业发展的话,北京真是一个比较好的环境。而我的祖籍是河北,父母都比较开明,没有不同意我和大陆男生交往。因为同文同种,讲话也都能通,想法也能有契合点。他们觉得只要男方对我好,个性好,有可靠的肩膀,有责任感,就都OK了,哪里人是无所谓的。因为有心要经营我们的爱情,所以前期我们都会做刻意的铺垫,对于双方家长来说,虽还没有见过面,但是都有所了解。所以我来北京父母也很放心,觉得有先生在,我不会受委屈的。后来,我姐姐以‘小信差’的身份来大陆对尤成进行了一些‘考察’,尤成的懂礼识教、行为举止、为人处世等也让姐姐对他赞不绝口。”温润心田的回忆,加上程苓甜甜的笑,直暖人心。

  是的,真正相爱的人不会因为时间和距离分开的,婚姻的找寻不是外在的表象,而是由内发生的一种默契。

  程苓说:“一切水到渠成,2009年过年,第一次跟随尤成回他东北老家。虽然闹出了一些笑话,但是准公婆给我的感觉是温馨的,他们很开明,很好沟通。那一年,尤成也跟随我回了台湾,跟我妈妈第一次见面,两个就相谈甚欢。而爸爸也以100分为基准,给尤成打了90分的高分,剩下10分需要慢慢观察。父母都觉得他礼节周到、可靠会照顾我一辈子。两人感情原本就很稳定,加上双方父母给予的肯定和支持,让我们更加坚定了彼此的信念。”

  携手同行创幸福

  一切看似瓜熟蒂落,可程苓却因担心父母无人照料而曾一度在结婚的门槛外徘徊。

  尤成是比较负责任的男人,时刻都为程苓着想。他觉得两人毕竟是要一直走下去的,所以一定要给她一个身份、一个稳定的未来——结婚。

  2010年的冬至时节,尤成事先准备好戒指,来找程苓了。“当时我在屋内看书,隐约觉得他有些奇怪,总是欲言又止的模样,后来他终于走到我身边说,程苓,我们结婚吧。我却并没有立刻答应他,我说,你让我想一想,不是觉得你不好,可是我没有想通怎么安顿好我父母之前是没办法答应你的。”回忆当初尤成求婚的情景,程苓现在有点小后悔:“那是一个很令人感动的画面,而我的理智却有点破坏气氛的感觉。”

  程苓说,“但是尤成没有放弃,他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他想和我携手共度余生。他主动和我讨论父母的问题,他很为我父母着想,他说我父母如果到了需要照顾的年岁,就把他们接过来,实在不行我们就去台湾,开间小超市或者杂货店之类的门面,然后陪着父母他们。那时候他的这个想法真的让我非常感动。他同时也把这个想法转达给了我的公婆,公婆说没关系,大不了四个老人家都住在一起,互相照顾,我们逢年过节的回去看望或是探亲就可以一次探望四位老人了。虽然公婆的想法很可爱,但是真的让我很感动,他们并没有约束在传统的教育观念里,让我觉得没有压力,才更想跟先生走下去。我的父母也告诉我说,希望我走好自己的未来。然后我就觉得是时候可以结婚了。因为我知道哪怕将来遇到困难,尤成也会替我着想。他的细致为我着想对我而言是最让我安心的。那么没有问题,结婚。”

  2011年9月,在东北的延吉,尤成娶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这个女子。虽然两人在形式上都没有过多的要求,但是考虑周全的婆婆还是在咨询了台湾习俗的情况下为两位新人操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婚礼。这让程苓备感温馨。

  同年,两人在台湾也接受了台湾亲人的祝福。

  婚姻需要大智慧

  工作、生活渐入正规,开始了实实在在的过日子。毕竟两岸的文化、生活有所小差异,在异国“熏陶”过的小俩口也不例外:处女座的程苓属于心细、爱整洁的姑娘,而尤成则是典型的东北男子汉大大咧咧的生活习惯。但是俩人会谋求一个共同点避免矛盾的发生。婚姻是两个人,需要彼此用心去经营。所以一路走来,两个人惺惺相惜,互相包容,互相理解,温馨如故。

  “我做了那么多年的服务业,有一些人脉关系,经验上的积累,所以现在准备着手自己开办公司。尤成对我的想法、做法一直都是无条件支持的。其实我们不仅是婚姻关系,也是朋友,很好的伙伴关系。之前,我想往这方面发展的时候,心里多少会有些顾虑,毕竟以前是领薪水过日子的,现在需要自己动脑筋。而尤成自始至终一直都持支持的态度。他常说,哪怕你试一把不成功的话,还有我呀。我觉得这句话特别安心,有着满满的安全感。”

  “其实尤成并不太善于言谈,他不会在领导面前做有闪光点的人,可是一件事如果需要他做,他一定能做好。而且他很乐于助人,对朋友都愿意两肋插刀,很讲义气。哈哈。”

  “我和尤成算是求同存异,我们不会让对方为了谁而改变,而是希望双方都能保持自己的个性,在能够沟通的情况下,找个比较好的解决方式。我觉得婚姻需要大智慧,两个人相处需要两个人互相理解、互相沟通,哪怕摩擦、有误会,只要共同保持一个目标,事情便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程苓讲起这些话的时候,满满的幸福感和满足感,恨不得所有的褒义词都用来形容尤成。女人总是这样细腻,这就是爱情给予的能量,也只有深爱着对方,才能做得到。

  当被要求用一句话来形容他们跨越海峡、牵手幸福的爱情时,尤成说:“我们在一起是因为双方身上都有互相吸引的地方,不必为了对方而刻意改变自己,有些事情没有必要强求,大家都保持最初互相喜欢的模样就好。因为爱,和而不同。”(中国台湾网湖北省荆门市通讯员 吴志荣)

[编辑:王亚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