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繁体
 
首页| 资讯动态| 服务乡亲| 热点专题| 乡音在线| 共同家园| 台联概况| 地方台联
 
当前位置: 中华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 共同家园> 文化中国> 历史博览 - 正文  
 
成功之举自“海权战略”
——再谈郑成功与“延平条陈”
 
2015年04月07日        来源 : 台胞之家网站   作者 : 南平市郑成功研究会 张水源    字体:【】  【】  【

 

  1646年3月,青年郑成功在闽北延平向隆武帝上陈:“据险控扼,拣将进取,航船合攻,通洋裕国”,提出了以“海权战略”为核心的著名“延平条陈”,面对全世界最大的陆上帝国——大清帝国的强攻,在与17世纪全世界最大的海上强权荷兰及其世界上第一个跨国公司荷兰联合东印度公司的角逐中,郑成功战略得当,不屈不挠。无论在艰难困苦中、还是称雄东南时,他都身体力行地践行着郑氏“海权战略”,不断发展强大的海上力量,终于收复了宝岛台湾,成为亚非拉地区第一个战胜西方强国的东方巨人,标志了中国历史上的一个海权时代。历史证明,成功之举,来自“海权战略”。

  一、关于郑成功在山城延平首提“海权战略”

  郑成功在“延平条陈”首提的“海权战略”,是青年郑成功从实际出发,扬长避短的智慧主张和治(救)国方略。

  延平,南平市中心城市,公元196年建县,始为南平县,元明清时,连续600多年为延平路、府治所。1913年起“延平”建制地名消失,1995年,撤销县级南平市改延平区至今。

  延平不仅是“山国”,还是闽江源头首府。600多年前的郑和下西洋,300多年前郑氏海商集团造海船时的主要原料,就是从这里或通过这里得以源源不断供给补充的。

  闽江的年径流量超过黄河,是福建的母亲河,闽江的三大支流在延平汇合,闽江干流起点从延平城区开始,郑成功的军政生涯起点在延平。

  1645年12月中旬,郑成功随隆武帝溯江而上来到延平府城。1646年正月起,临危受命的青年郑成功,一边策马奔波在闽北履职,一边思索着力挽狂澜的救国方略。面对闽北的险山峻岭的地理环境,面对南明朝廷依靠的以郑氏水师为主的兵力,郑成功扬长避短,勇于开拓地向隆武帝献策四条,“充分表现出了他在政治、军事和经济等方面卓越的才能,基本上奠定了他日后抗清、驱荷诸斗争的精神”。郑成功的“延平条陈”,第一次鲜明地展示了自己的“海权战略”。

   “延平条陈”展示的“海权战略”,是青年郑成功大智大慧的思维,郑成功为什么能在初为将时就有如此杰作呢?

  应当肯定,郑成功“海权战略”的诞生,起源于郑成功自幼而来的海洋环境、潜移默化、耳濡目染的郑氏第一代海商集团的海权意识。

  郑成功对父亲郑芝龙的降清是坚决反对的,但对郑芝龙的“海权战略”是敬佩和继承的。

  郑成功在闽北倍受隆武帝器重,临危受命的郑成功,面对风雨飘摇的南明小朝廷和胸有大志的君主,作为明朝“国姓爷”的他,被期待成为国家“大木”的他,满腔报国热情,于是,抓住事机,在隆武帝驻跸之地延平,将自己精心思考的蓄势待发的报国、救国、治国的大计,特色鲜明的“海权战略”陈条给了隆武帝。

  著名学者张培忠认为:郑成功“提出‘据险控扼、拣将进取、航船合攻、通洋裕国’三四百年后的今天,这种观点也并未过时:它既是最早的改革开放思想,又是海洋国家的战略思维方式,其核心是以海外贸易作为重要的经济基础,支撑其军事力量。”

  二.关于1646年郑成功延平条陈“海权战略”后的几件事例

  郑成功的“海权战略”思想和“延平条陈”的诞生,标志了“北郑成才”和“郑成功的伟业从延平开始”。

  郑成功的“延平条陈”,是站在高处望远处、看未来,也顺应了17世纪世界贸易大发展、海权大碰撞时代。郑成功的“海权战略”得到一心欲光复大明王朝的隆武帝的肯定,而且“立竿见影”,隆武帝随即封郑成功“忠孝伯”,挂“招讨大将军”印,赐“尚方宝剑”,在延平不时委以“国姓爷”军事重任。1646年1――8月,郑成功在以延平为中心的闽北立志报国、尽职尽责。

  有史书载,1646年6月,郑成功得隆武帝批准从闽北回到安平近一个月,其原因《台湾外纪》析为“驰驿省母”,《思文大纪》载为“(隆武帝)命国姓成功亲到漳泉,精募兵将”。“以中兴明室为己任”的隆武帝和郑成功,在大敌当前,前者不会轻易让郑成功离开前线,后者不会轻易离开前线。志同道合的君臣为了实施“延平条陈”之“密码”,可以以郑成功“驰驿省母”之名,在关键时刻派他前往关键地方去准备运作。联想到隆武帝是南明诸政权中最具中兴胆略者,同月还请郑芝龙遣使海外搬救兵,隆武帝故里文史工作者有关隆武帝与郑成功分兵救国之说,东西方著作中的国姓爷攻取台湾“早在隆武年间(1646)就已有此打算”……等诸多迹象,关于郑成功的这次从山区回沿海原因,我们若从郑成功的延平条陈“海权战略”思维上去分析,又会是怎样的诠释呢?

  早在延平时期,初为将的郑成功就在闽江的大洲、土目洲江面开始训练水师,为实施“海权战略”准备。据《大洲纪略》载,“明末清初,郑成功选定离延平城不足30里的大洲岛作为水师训练基地……当时,每日江面上战船五六十艘,每艘有兵勇二三十员,而陆上操兵练马,就是在‘李子坪’一带,这块草场直到解放前始终没有被开垦过,草场下面是‘九港道’,很早以前听老人说,‘九港道(滩)’每一块石头都有一个神奇的故事……”现在,闽江上这座约600亩的大洲岛上有“延平郡王郑成功纪念堂”和“郑成功水师炮台”。在闽江之滨大洲诞生的挑幡,如今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其源于纪念郑成功是众所公认的。

  无独有偶,与郑成功水师相关的故事还发生在郑成功与王忠孝相遇之处延平樟湖镇。是当地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给我们讲述的:溪口村闽江边的九龙吟,原先有座好大的“九龙寺”,主要供奉地方神张公、萧公和连公,内设观音阁等,寺庙下的河边有块巨石,高十几米,宽也十几米,石边的河人称“八十万道”,可停靠战船百余艘。郑成功曾经领着水师来到这里住在“九龙寺”,他看见张公菩萨身上有许多青蛙,于是,引导水兵练“蛙泳”,这“蛙泳”比当地原先的游泳姿势更快、更省力,后也被乡人吸纳。

  隆武帝驻跸延平时期,正是南明朝廷内外交困的时候,掌握南明军政大权的郑芝龙,面对清廷大官洪承畴的“铸闽粤总督印以待”的引诱,暗令“遇官兵撤官兵,遇水师撤水师,倾心贵朝,非一日也”。郑成功截然相反,极力反对其父“醉心做新朝的大贵人”,成功在延平“旋入见隆武帝跪奏曰‘臣父臣叔皆不测,陛下宜自以为计’”,还十分忠义地向明主表白:“到不得已时,我只有以死捍卫皇帝”。七月二十五日,隆武帝焚群臣之出关迎降书百余封,欲以固人心。   

  还是在延平,郑成功第一次与清军面对面作战,在延平闽江水上,是清军刚刚占领南明战时首都延平府城时,与隆武帝分别后,郑成功从延平城上游率一旅沿富屯溪而下往闽南,与清军相遇,郑成功水师不能恋战,“交锋不利,率师南下”。八月二十五日,郑成功与南明旧臣王忠孝在闽江下游樟湖坂附近相遇,并告知其隆武帝离开延平的消息,王忠孝痛哭流涕时,郑成功不为失败灰心,紧握其手,对着延平郡城方向为比他整整大三十岁的老将军打气:“哭无益也!吾叔侄在,且为后图”,王忠孝也立誓“毁家振一族,同仇修矛戟”,与郑成功同“订举事”。

  郑成功对自己的“延平条陈”救国方略依然充满信心。还是八月,郑成功闻其父即将投清,又直言不讳地劝曰:‘吾父总握重权,以儿度闽、粤之地,不比北方,得任意驱驰。若凭高恃险,设伏以御,虽有百万,恐一旦亦难飞过。难后收拾人心,以固其本,大开海道,兴贩各港,以足其饷。选将练兵,号召天下,进退不难矣’”。郑成功的这一番话,重申了“据险控扼,拣将进取,航船合攻,通洋裕国”的延平条陈的核心内容。期望自己的父亲重振海上雄风,强郑氏海商,壮明室海权。

  离开闽北延平,郑成功刚刚回到闽南,面对父亲要其投降,博雅的儒将愤慨上书:“从来只闻父教子以忠,不闻教子以贰,父亲既不听儿言,儿唯有缟素而己”。在民族大义上,正义面前,青年郑成功为国忘家,为公忘私,百折不挠,为自己崇高的意念英勇拼搏。

  三、从郑成功“延平条陈”看“海权战略”的古今功能

  如果说1646年3月郑成功在延平条陈,是青年郑成功伟业的开始,1662年郑成功驱荷复台,组织开发、建设台湾,则是英雄事业成功的标志。  

  古罗马思想家西塞罗说过:谁控制了海洋,谁就控制了世界。十七世纪前后的远东海洋,是国际竞逐、东西方冲突的焦点,西班牙、葡萄牙、荷兰、英国等都虎视眈眈,谁控制了这一片海洋,谁就成为这一片领土的“救世主”。郑成功在延平条陈时,中国的海洋多还控制在南明隆武朝廷,由郑氏集团把握着,尽管大明崇祯王朝已经垮台,明室控制的领土越来越少。隆武朝廷偏守在福建时,1645年下半年、1646年上半年。日本、琉球等国还分别派遣使者跨海而来福建向明朝隆武朝廷进贡,而不是上北京向清廷进贡。

  青年郑成功与时俱进,清晰地认识到“海洋世界”的到来。

  郑成功无愧是一代豪杰,在开门见山、四面环山的闽北延平,他看到了大海对郑氏集团甚至对一个东亚大国的希望。于是,惊人地提出了“航船合攻、通洋裕国”的伟大主张,即使是“延平条陈”前两条“据险控扼,拣将进取”,适用于陆地战略,也适用海洋战略。

  郑成功延平条陈的密码之一是收复大明失地,也是郑成功父亲郑芝龙发迹之地的台湾。这一点,可以从荷兰人原著的《被遗误的台湾》书和台湾一些著作中发现,早在1646年,隆武帝和郑成功就有进取台湾之计划。遗憾的是,隆武帝离开延平没几日就“驾崩”,密码也被东印度公司发现,可与17世纪海上霸主荷兰匹敌的郑氏海军因为郑芝龙的降清而四分五裂。重拾山河待后生,重书“海权战略”的天之大任历史性地落在郑成功身上。从这个角度看,“延平条陈”实质上是郑成功御敌卫国、收复台湾的宣言书,也预示着第二代郑氏海军或者说海商集团的“东山再起”,郑成功要依托西太平洋这座宝岛,打好“海洋牌”。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郑成功天生就有闽南人“爱拼才会赢”的气质,他是官二代、富二代,本可坐享清福。初出茅庐的他在闽北延平的言行,开始了其一生“不为威逼,不为利诱,刻苦。耐劳,忍受人间一切的悲痛,不为最大的失败灰心,为公忘私,为国忘家,不屈不挠,苦斗到底,一个韧性的恢复故土的伟大的意念与实践精神”。

  上世纪四十年代引起轰动的四幕大型历史剧《海国英雄》的开篇是郑成功“延平抗清”。更应当让后人自豪的是郑成功的开拓进取的“海洋经济”和“海权意识”思想。

  郑成功子承父业,创新开拓海洋贸易,1651年起,他秘密在杭州设了“金木水火土”山路五商,作为海商的代理行,主要采购生丝等物运销外洋。又设“仁义礼智信”海路五商于海岛厦门,分支机构遍布沿海各大城市和港口,还在京师、山东、苏州等地设立商号。郑成功还设“裕民库”和“利民库”,大力发展海内外经济贸易,据日本长崎荷兰商馆日记记载,郑成功拥有东南沿海制海权的前几年,华船运往日本的生丝年平均就有7.5万斤,丝织品1.2万匹。成为第二代郑氏海商集团首领后的郑成功,几乎每天都有船只往来于吕宋、长崎、巴达维亚等地。郑成功的力量笼罩了整个东亚海域,掌握了制海权,与荷兰人、西班牙人、甚至越南人都有过交涉,甚至对他们的强盗行径进行经济制裁,还可以发布禁航令。如不执行,他就会利用军队来强制执行。”郑成功“海权战略”的理念还向“闭关锁国”、“重农抑商”等传统的封建思想体系发起了挑战,促进了明末清初商品经济的发展。

  从海上贸易中,郑成功得到极大的好处。据历史学家估算,郑成功每年从远洋贸易中每年获利有260多万两白银。郑军也很快发展到舢舻千艘、战将数百员、雄兵二十余万的鼎盛时期。为了便利对外贸易,郑成功还在漳州自铸银币,这是中国最早的银币,标志了中国货币史迎来了一个新的时代。“朱成功”和“国姓大木”银币的诞生,一方面抵制外国洋币,一方面方便海上通商,推进了郑成功的“海洋战略”。

  正如清人郁永河评述:“成功以海外弹丸之地,养兵十万余,甲胄戈矢罔不坚利,战舰以数千计,又交通内地,遍买人心,而财用不匮者,以有通洋之利也。”郑成功的海上贸易,顶住了清廷的坚壁清野,实现了“以商养战”,保证了郑军坚持长达十六年的抗清斗争最终取得驱荷复台斗争的伟大胜利。

  即使在郑成功攻取南京极大失利后,郑成功的水师还是中国最强大的,清廷的海军依然被郑成功打的落花流水。海权优于陆权的战争规律并非西方的特产,郑成功用典型案例展示给了古今中国人。

  战略战术的是否得当,也决定了事业的成败。郑成功几次“围城”事例就是教训;精心实施“海权战略”,不仅让郑氏集团不断走向成功,更让后人得到启迪。

料罗湾,不仅谱写了郑芝龙“海权战略”的辉煌史,同样见证了郑成功的辉煌之举。郑成功在这里率领强大的中国海军向本来就属于中国的台湾进取,于是“叱咤风云镇海天,确保台湾入版图”。

  思明,是郑成功昔日为厦门命名的地名,不仅只是表白郑成功忠于祖国的信念,今日厦门(昔日思明)的成就也淋漓尽致地透视了古今“海洋战略”的功力。曾记否,因为众所周知原因,上世纪80年代前,这座宝岛的经济发展数字甚至出现低于县级的闽北山区南平市(今延平区),改革开放后,经贸战略的变化引来天翻地覆。如今的厦门和泉州等地经济发展,可以说是以“通洋裕国”的典范展现在世人视野中。

  跨进中国东亚文化之都泉州市,让外人留下第一视觉印象的是巨大的跃马扬威的郑成功铜像。来到日本东亚文化之都横滨的“中华街”,本应称“白虎门”的西门,罕见地改为“延平门”。白虎是战伐之神,有避邪扬善、发财致富、喜结良缘等多种神力,用“延平”代“白虎”,横滨华人独具匠心地表达了对延平王郑成功的崇敬。

  在美国提出引起强烈反响的“福建是世界海洋文明的发源地”系统理论的福州大学闽商文化研究院院长苏文菁教授这样说:“通洋裕国”是郑成功在延平这个地方,作为向隆武帝陈条最重要一条的观念呈现。“延平条陈”,是郑成功从延平起步,最后完成他的一生的丰功伟业的重要的思想基础,高度集中体现了他周全的军事、政治和经济方略,是当今史学界研究郑成功治政思想的重要基础。

  “延平条陈”之“海权战略”是郑成功留给我们的一笔巨大精神财富,可为今日“海洋战略”之借鉴,需要进一步弘扬,亟待古为今用。

(作者单位:南平市郑成功研究会)


  编辑 : 大漠  
 

联系我们  旧版回顾
©Copyright By All China Taiwanes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中华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 地址:北京东城区朝内大街甲188号
京ICP备1202016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