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胞之家  >   全国台联

1945年台湾广播电台的故事

2017年04月19日 来源:台胞之家网

全国台联会长汪毅夫。

  1945年8月15日中午,“社团法人台湾放送协会”所辖台北、台中、台南、嘉义、花莲放送局(按,广播局)与“日本放送协会(NHK)”同步广播日本昭和天皇裕仁于8月14日录制的广播讲话《终战诏书》(图一),宣布日本接受《波茨坦宣言》、无条件投降。

图一

  《终战诏书》是当时的日本首相铃木贯太郎等人费尽心机起草的,埋藏伏笔多处。例如,将战争时间限于“四载”、战争对象限于“英、美两国”,避谈自1894年以来的侵华战争;将战争罪责委于日本政府,避免日本天皇作为日军统师的战争罪责;谈日方的伤亡损失,避言受害国的伤亡损失。当然,《终战诏书》毕竟承认了“排斥他国之主权,侵犯他国之领土”之罪行并宣布“帝国政府接受联合公告”。

  我读过的回忆文章都说当年日本天皇在广播里的声音是沙哑的。实际上,这是播音效果的问题,2015年我们听到的重播并不沙哑。

  从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至“中国战区台湾省受降典礼”(图二:受降典礼签名薄)举行的10月25日,其间的70天常被称为“空白期”。实际上,从1945年9月1日起,已有中国官方和军方人员到达台湾并开始工作。当年的《大公报》记者李纯青在《台北散记》里说:“第一批去台湾的有三个人,福建省顾问黄澄渊,中美合作所黄昭明,三民主义青年团张士德,他们9月1日到达台北,次为中国空军,再次乃是前进指挥所”。

 

图二

  据我所知,黄澄渊曾于1937年任福建上杭县长、1938年任福建古田县长、1941年任福建仙游县长。1945年9月1日以福建省政府顾问名义随美军陆军驻闽军务处三名上尉军官到台慰问并解救拘留在台的1300余名盟军俘虏,此项工作“于10日之内完成”;黄昭明是中美合作所闽南指挥部的上校参谋;张士德是台湾义勇队上校副总队长,时以“三青团台湾区团部筹备处干事”的名义到台,并即征收团员、组建机构、任命干部,他给林日高的任命书是1945年9月20日签发的(图三)。至于“中国空军”部队,其驻地在台南,首长为“张司令”;“前进指挥所”是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和台湾省警备司令部的先遣队,于10月4日到达台北并即办理公务,10月6日,侵台日军参谋长谏山春树受领“中国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本(1945)年10月5日台政字第二号备忘录”(图四:《受领证》)。谏山春树后来作为战犯被判无期徒刑。另外,“美国陆军驻闽辅助空军地面军务总处主任秘书”陈镜秋等人也在9月间到了台湾。而陈孔达中将率领的“国军70军”是9月17日到达台湾的。

 

图三

图四

  据档案记载,中国官方先后于1945年11月10日、16日、18日、20日和27日正式接收台北、台中、台南、嘉义和花莲电台。然而,1945年10月1日,黄澄渊已在“台湾广播电台播讲”《台湾同胞对此次战争与收复台湾应有认识》(图五)。我想,在“正式接收”之前应该有官方人员介入做“非正式”接收也。

图五

  台湾广播电台于1945年12月1日起开办“国语讲座”,每日上午7:25—7:55,下午6:00—6:30开播。“国语讲座”的教材为该台台长林忠编著的《国语广播教本》1—4册(图六),第1册初版于1945年11月20日印刷。台湾省国语推行委员会“派员经常于每日早晨6时在台湾广播电台播音,为各地教师及专员国语教育责任者作发音示范,解释语音变化并解答疑问”。据我所知,当时作发音示范的齐铁恨(东北人)和担任闽南语翻译的林良(福建人)都是台湾省国语推行委员会的干部。

图六

  台湾广播电台的“国语讲座”对光复初期台湾的国语推行贡献很大、影响至深。

  我在福建省闽台缘博物馆庋藏的《国语广播教本》看到,有10余处将“和”标为“汉”的读音。我想,当年齐铁恨用他的家乡音做示范,将“和”读为“汉”。所以今天在台湾还常常可以听到将“和”说成“汉”的。

  光复初期台湾的国语普及率大幅提升,台湾广播电台的国语广播讲座功不可没也。

  汪毅夫

  2017年4月16日傍晚时分记于甘肃旅次

[编辑:王亚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