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胞之家  >   台胞风采

跨越海峡的半世情谊
——大陆“滑翔之父”吴英诚与台湾“滑翔鼻祖”张辑善侧记

2017年05月31日 来源:台胞之家网

没人知道吴老这句耳语说了什么,能让张老笑得像孩子一样。

  兄弟半世情谊 缘起滑翔运动

  “兄弟,我们这一别,不知何时再见了,保重,保重!”

  5月25日9时,林州一宾馆门前,两位耄耋老人双手紧握,眼含泪花,布满沟壑的脸上写满不舍。

  两位老人分别是87岁的台湾“滑翔鼻祖”张辑善与81岁的大陆“滑翔之父”吴英诚。

  过去近30年,他们因滑翔运动结缘,半世情谊跨越海峡,在林虑山国际滑翔基地扎根壮大。

  

吴老(左)和张老展示林州第一次滑翔伞比赛的T恤

  兄弟见面,精神好多了

  5月26日,在第八届安阳林虑山滑翔伞公开赛暨第六届“海峡杯”滑翔伞交流活动开幕式上,两位银发老人的手在林州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参赛的滑翔运动员无不为之动容。他们是吴英诚老人和张辑善老人。

  “张老接到今年大赛的邀请函时,第一反应就是让我给在北京的吴老打个电话,问他要不要一块儿来林州。”多次陪张辑善老人来林州的范增仁告诉记者:“吴老接到电话时就回了一句‘你来我就来’。”

  “其实老吴刚做了胃部的手术,身体情况并不乐观,加上他也这么大岁数了,我和儿女起初是不同意他过来的。但老头子太倔了,在家里天天嚷嚷‘老张我俩都说好了,这次我是一定要去的’。实在拗不过,女儿和女婿决定开车送我们来林州。”吴老的夫人说。

  5月25日,张辑善先行到达林州。同日,吴英诚在家人的陪伴下抵达林州。在宾馆门口,两年未见面的两个耄耋老人像孩子一样跳起来,并紧紧抱在一起,一边哭一边说:“真没想到咱俩还能再见面啊!”“张老腿脚不是特别好,走路大多时候是需要拐杖的,但是见到吴老后,他一下子激动得把拐杖就扔掉了,这几天两人都是牵着手走路的。”范增仁说。

  看到两位老人高兴的样子,吴老的夫人告诉记者:“我们家老吴因为做手术的原因,吃饭一直不好,但这两天和老兄弟在一起,饭量大了许多,精神也好了。其实,他们见见也好。”据范增仁介绍,张老精神状况大不如前,只有跟吴老在一起时思路才特别清晰,说得最多的话就是:“我们以后再见很难了。还能见到你,真好。”

  

二老看望飞行事故中逝世的埋葬在太行山的台湾学生

  两人结缘,助力林州滑翔事业

  吴英诚和张辑善两位老人都有着与伞结缘的传奇。

  张辑善早年担任伞训教官。1964年,他第一次把滑翔伞引入台湾,这一飞,就是50年。1984年,真正的滑翔伞运动开始在世界范围内风行。1988年,张辑善开始与大陆的航空运动协会频繁接触,并向大陆推介滑翔伞运动。1989年,他把30多顶初级训练用伞送给北京。当时,大陆的滑翔事业还处于起步阶段,担任全国伞翼滑翔协会主席的吴英诚亲自参加滑翔运动,积累了丰富的滑翔经验。

  整个国内滑翔伞运动的培育、起步、推广和发展的过程中,始终有两位老人的身影。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两位老人始终为场地的发现、建设、人才培养和滑翔伞运动的推广默默付出,两位老人也因此和林州的滑翔伞运动项目结缘。

  “林虑山国际滑翔基地就是吴老发现的,他在全国滑翔界是最德高望重的。”林州滑翔俱乐部教练元林朝告诉记者,吴英诚不辞辛劳,同张辑善多次到林州等地考察,物色适合滑翔的运动场地。林州,这个南太行脚下的小城,才开始以“滑翔伞”这张崭新的名片崭露头角,并在此后多次举办国内国际滑翔赛事。如今,林虑山国际滑翔基地的基础设施越来越完善,“林州滑翔”的影响力也已经飞出南太行,延展于世界伞圈。吴英诚和张辑善两位老人功不可没。

二老在滑翔伞比赛终点等待运动员的到来

  收获荣誉,两人获林州“终身成就奖”

  “20世纪80年代末,我来到林州市,同林州市领导沿太行山实地考察滑翔场地,当地老乡热情地给我们当向导。经过综合分析地形、地势、气流等多方面的因素,我们认为石板岩乡南教场的山地是滑翔的理想场地。”吴英诚说。

  后来,吴英诚积极向国内外滑翔运动员推荐这一场地。1989年,应邀来林州市实地测试、试飞的国际航协秘书长何塞·海勒称赞此处为亚洲第一、世界一流的滑翔基地。后经国内外运动员多次滑翔飞行,一致认为这里是亚洲最理想、世界最好的滑翔场地之一。这个场地后来就成为林虑山国际滑翔基地的一号起飞场,也是在林州市举办的滑翔赛事中使用最多的起飞场。

  2011年,吴英诚、张辑善两位老人共同发起了“海峡杯”滑翔伞交流活动。该活动由大陆和台湾滑翔伞协会轮流举办,这成为海峡两岸交流的重要活动之一。林州市举办过多次滑翔伞赛事,两位老人也多次到现场观看、指导。

  2014年5月,第四届“海峡杯”滑翔伞交流活动在林州市举行,被授予“终身成就奖”。当时,85岁高龄的张辑善老人接受记者采访时深情地说:“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到林虑山国际滑翔基地看比赛了。”吴英诚老人在比赛现场说:“我深爱着这里的蓝天。百年之后,我想把骨灰撒在林虑山上,看着年轻人飞翔。”

  二老相约,滑翔成果献给林州

  这几日,二老先后参加了第八届安阳林虑山滑翔伞公开赛暨第六届“海峡杯”滑翔伞交流活动开幕式,还观看了几场滑翔比赛,携手重走两个人曾经一起走过的路,最多的感叹就是希望再多看几眼滑翔伞健儿在林虑山起飞的样子。

  昨日上午,离别的时刻来临。考虑到吴老的身体状况,他的家人准备驾车载着吴老返回北京。吴老收拾好行李后,坐在床边一言不发。沉默了几分钟后,吴老颤颤巍巍地站起身:“虽然不愿意,但是我和老张的道别时刻还是到了,我再去看看他。”张老房间没有锁门,吴老轻轻推开门,两人坐在房间里,四目相对,却没有说话。“走吧,不要耽误行程。”张辑善声音颤抖着,打破了僵局,吴英诚站起身,拉着兄弟的手点了点头。

  楼下,吴英诚的女婿已将车停在宾馆门前。吴老走到车边准备上车时,张辑善突然很激动,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车前,两位老人含着眼泪,抱在一起:“兄弟啊,要保重啊,我们难再见了……”

  和好兄弟吴英诚道别后,张辑善迟迟没有离开,他望着吴英诚的车离去的方向,一言不发。阳光刺眼,初夏的风把张辑善老人的白头发吹得凌乱,路人纷纷驻足,看着这个伫立在路口、凝望远方的老人。

  路旁的超市正放着歌曲:“怀里有你紧拥的温度,眼里有你微笑和痛苦,心里有你说过的故事,梦里你在回家的路……”张辑善转过身,抬头看看天,喃喃自语:“老吴回家了,我们啊,恐怕再难见面了……”

  在今年的“海峡杯”上,吴英诚和张辑善两位老人都表示,要把自己一生的滑翔成果和物品都捐赠给林州的滑翔事业。(文图 安阳市台办)

兄弟,保重

[编辑:王亚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