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胞之家  >   台胞抗日

老台胞讲述调查日本战俘罪行:一些人把地毯哭湿了

2016年04月26日 来源:中新社

  中新社北京7月11日电 题:1950年代日本战俘调查亲历者:一些人把地毯哭湿了

  作者 郑巧 谭雅文

  “很多日本战俘讲到自己罪行时都下跪了,还有一些受审时哭了,把地毯哭湿了。”90岁的老台胞陈弘11日在北京作报告,讲述约60年前参与调查日本战俘罪行的一段难忘经历。

  二战后期,大量侵略东北的日本部队被苏军整建制俘虏。1950年,近千名日本战俘被苏联政府移交中国,加上原来在中国关押的一百多名日本战俘,逾千名战俘被关押于抚顺和太原。在周恩来总理指示下,中国成立了“东北工作团”,调查这批战俘的罪行。精通日语的陈弘被抽调去为审讯工作做翻译,一做就是三年。

  如今,这位耄耋老人谈起那段经历仍条理清晰。当时,大部分日本战俘在苏联被关押六、七年,不了解日本情况,东北工作团主任李甫山给他们做了报告,介绍情况并进行认罪教育,陈弘担任那次报告会的翻译。

  看到坐在小马扎上的逾千战俘,在台湾日据时期长大的陈弘心情激动,“我受过日本人歧视,现在我在台上,他们在台下,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陈弘回忆,听完报告,很多战俘饭都吃不下。

  认罪检举运动中,很多日本士兵承认杀害很多人,但强调“这是上级下命令,罪在上级”,“小兵斗军官”让很多日军高级将领心里不舒服。

  秉持人道主义精神,审判逐渐发挥了感化作用。“当时工作人员自己吃高梁米,给战俘吃米饭。过年时,战俘还会做年糕吃。”陈弘说,“很多顽固的战俘也慢慢发生改变,受审时有战俘说,‘我在中国所犯的罪行有几条命都不够偿还,没脸要求从宽处理’”。

  他展示的老照片中,就有一名战俘在审判席上埋头哭泣的画面。

  本着“审判少数、释放多数”原则,除45个罪行严重的战俘被判刑,中国政府对其余战俘“免予起诉”,分三批送回日本。第一批战俘回到日本,就被大批媒体包围。出人意料的是,归国战俘没有一人骂中国,却感谢中国人宽大处理,并表示余生将从事中日友好活动。

  陈弘说,这与苏联返回的日本战俘一回国就举行“反苏”大游行形成鲜明对比。

  此后,归国日本战俘还成立“中国归还者联络会”,专事中日友好交流,并出版图书揭露日本侵略者在华暴行。陈弘说,中国代表团曾于1956年赴日,当时两国并未建交,该会主动成立纠察队保护中国代表团成员安全。1988年,该会还集资在抚顺建立一座“向抗日殉难烈士谢罪碑”,表达谢罪、感恩之情。

  陈弘翻译过战俘家属感谢信。他举例,有位战俘的夫人来信说丈夫原先很粗暴,这次回来后非常体贴,还做家务,感谢中国政府的改造。另有位战俘的母亲来信,说儿子的命是中国给的,现在睡觉时头都朝向中国,时刻记得中国对他的好。

  卢沟桥事变77周年之际,中央档案馆选取45名日本战犯亲笔供词,陆续在网上公布,让民众更全面了解那段历史。陈弘感慨地说,作为6名参加当年战犯审判翻译工作的台胞之一,能为审判工作出力,觉得非常荣幸。(完)

[编辑:郜利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