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胞之家  >   乡情乡愁

复兴堡,让我想起了烽火岁月

2016年04月26日 来源:台胞之家网

  永安复兴堡,我已经到过无数次,每次都让我的思绪回到了当年硝烟弥漫的战场,回到中国军民一起浴血奋战,在中华大地谱写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丽诗篇的年代。也许对现在的许多年轻人来说,抗日战争是很遥远的事情,然而,对海峡两岸曾历经那个年代的老人而言,抗日战争并不遥远,他们的记忆中更没有忘记。前不久,台湾实践大学董事长、原台湾副领导人谢东闵之子谢孟雄来到复兴堡,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复兴堡坐落于城郊西南4公里的文龙村,一个有着近300年历史的小土楼,四面群山环抱,古朴方正。是继永安安贞堡后在清代年间建造的民居,已有300余年的历史。复兴堡为该村先祖建造,设计风格独特,构造堪称精湛。
  1937年“7·7卢沟桥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侵华战争。1938年5月,战火直逼福州,省会福州不断遭日机轮番轰炸,经国民党行政院批准,国民党福建省政府于当年5月开始往永安迁移。据史料记载,省政府内迁永安的机关、学校、团体机构有100来个,城区人口由不足1万,骤增3万。由于城区办公、住房格外紧张,不得不往城郊延伸。当年省中央银行、邮政管理局、省保安处搬往文龙村及复兴堡。1943年11月原设在漳州的国民党台湾党部也从漳州迁往永安,设在复兴堡。国民党第六任副总统谢东闵1984年卸任后撰写的回忆录《归返》一书,记叙了台湾党部在永安的活动情况以及他在永安台湾党部创办了《台湾研究季刊》,为光复台湾作了大量的工作。
  从大量的史料记载,我就知道了看似平常的古堡,却积淀着深厚的闽台渊源,见证了中国国民党台湾省党部的“成长”,是一个集运筹收复台湾和开展抗战文化为一体的历史“博物馆”。大概在1998年7月中旬,我到实地考察后,复兴堡的破败感到心情很沉重,堡内潮湿,感到荒芜已久,但见正门是一座木构奉祀神灵的牌楼,严重倾斜,中轴线两侧各建有一座木构一进九开间房,南面的大门上土墙已见崩塌一溜。岁月无情,土堡的躯壳被风雨剥蚀得班驳惨淡,破碎不全;凄清、寂静的房屋似乎在默默地诉说欲言还休的荣辱。
  2007年再访复兴堡,永安已经对复兴堡进行修复,围墙已恢复了原貌,堡内的台湾党部办公室和谢东闵等人的居室整理清楚,增加了不少原物,除了完整的“故园东望”题壁之外,还有残留壁上当年宣扬抗战的报纸等遗物、遗迹……古堡房间虽小,但想像的空间很大,旧式桌椅,一切都是那样的平凡,然而,一切又是那样的不平凡,它把我带回到半个世纪以前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九一八”的怒吼、卢沟桥的枪声,震撼了中华大地。山河在流泪,疆土遭铁蹄,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国民党党部在永安开展了许多抗日活动,党部联络、培植台籍人士,发展党员(在永安期间发展689名台籍党员),收集日军在台情报,为复台做一些前期性工作。派员潜往上海、厦门、香港、广州等沦陷区,发动台籍人士,潜返台湾岛内活动,包括规劝富有民族意识的台湾同胞乘机反正,为抗日复台,党部要员们不辞劳苦。党部创办《台湾研究季刊》,旨在“研究台湾各种问题,加强国人对台湾的认识,并供政府建设接收之参考”。创刊号上有《要加速光复台湾的工作》、《台湾建设之前瞻》、《日寇占领前的台湾》等文章,后者的作者是连震东(原国民党主席连战之父)。谢东闵在《归返》一书中说,因他懂日语,设于东坡(距堡3公里)的美国新闻处邀他每天去监听台湾的日语广播,“我想这个工作对抗日复台的目标有益……答应帮忙。从此,我白天在党部上班,夜晚到美国新闻处上班。”1945年10月23日,谢东闵、连震东等往台湾接收。10月25日,邱念台参加了在台北举行的中国战区台湾省受降仪式。谢东闵,台湾省彰化人(祖籍福建漳浦),曾任台湾省主席,是从永安走出去的两位“中华民国副总统”之一(另一位是严家淦,在永安时任福建省建设厅长、财政厅长)。谢东闵坚定认同“一个中国”,被“台独”分子的炸弹邮件炸伤。
  台湾省党部轰轰烈烈的抗日复台活动使古堡有丰富的内涵,台湾省党部不在台湾而在福建的错位赋予古堡传奇色彩。谢东闵在回忆录中也为我们留下一些有待破解的谜,如:“我就在永安买一栋两房一厅的木造房子,二十多建坪,这在那时已是很不错的房子了。我的住所和谢汉儒先生同村,我们成为近邻好友。”同村是哪个村?那房子还在吗?谢汉儒又是谁?而且,我还有点“私心”,我的曾任国民党南京市警察局局长的舅舅罗德长(永安小陶美坂村人)在台湾,我的台湾情结也让我常想来“台湾省党部”看看。一次在堡内,看的想的都是台湾、台湾……风雨忽至,竟以为是蕉风椰雨。
  老台胞余璞亲身经历回忆并见证了62年前国民党直属台湾党部在文龙复兴堡的旧事,对党部的一些印象记忆犹新。他说:“民国33年8、9月间,党部人手不够,因我有初中文化就招我到党部做事,主要是做杂务,那时党部有一架电台,我时常摇发电机,有时也叫我到城区为党部人员领饷,在党部做了一年,记得当时党部人员有20多人。那时,日本飞机对永安城区经常狂轰乱炸,城区民房被炸成废虚,百姓死伤惨重,凄厉的警报声,炸弹声让他刻骨铭心,有一次,日军大型轰炸机从永安的东门方向过来,到大湖方向掉头,先炸永安桥尾的一座发电厂,接着在西门、大榕树一带投下燃烧弹烧毁民房,从西门烧到东门,火光冲天,惨不忍睹,这一幕,一直深深地印在脑海抹不去。”提起谢东闵,余先生说:“当年他是执委兼宣传科长,是台湾政界的爱国人士,当年台湾党部人、财、物极缺乏下,他广泛团结台籍志士,积极投身抗日战争,发动陷区台胞深入岛内活动,为台湾归回祖国不遗余力。”
  如烟的往事,仿佛就在咫尺,似乎让人又回到了“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的艰难岁月,寻踪问迹,重温历程,为的是让后来者不忘历史,珍爱现实,面向未来。
  永安政府规划在“复兴堡”附近修建一个“台胞抗战纪念馆”,全面反映台湾同胞在抗战中与祖国大陆并肩作战、抗战救国的动人事迹,还将派遣历史研究专家赴台搜集史料,进行学术交流,以充分挖掘抗战文化资源,打造对台文化交流基地。此外,永安市还着手规划建设总面积达十二平方公里的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园区,以台湾街暨“复兴堡”文化旅游街区及文化创业与产品制造园区为核心,该园区在重点发展闽台抗战文化产业同时,还将引进台湾土特产资源,打造闽台特色购物中心。台湾街暨“复兴堡”文化旅游街区项目即将动工兴建,街区将以台湾南部民居风格和永安本土民居风格构成,未来将打造成永安抗战文化旅游的新客厅、两岸交流的大平台。
  复兴堡不仅是抗战文化遗址,更重要的还是涉台文物,保护这些文物旧址,有益海峡两岸的人们记住这段历史,增强两岸同胞的交往。我来到复兴堡,总是怀着一种崇敬的心情,去朝拜一段历史的遗迹,感悟一种人生的经历,探寻一种精神的真谛。(三明市台联 叶劲光)

[编辑:郜利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