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胞之家  >   乡情乡愁

泉州台胞陈团平:六十四年圆一梦

2016年04月26日 来源:台胞之家网

  1947年8月,刚满周岁的我,与父母一道从台湾返回故乡惠安惠北(现泉州市泉港区)探望年迈的祖母。数月后,在解放战争中失败的国民党军撤往台湾并封锁台湾海峡。自此,祖国大陆与台湾岛天各一方,虽近在咫尺,却可望不可及。不能返回台湾的我们只好在海峡的这边安下家来。勤劳的父亲和贤惠的母亲苦苦地支撑着这个贫困的家庭,度过新中国成立前最黑暗的两年。直到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我们这一家子的生活才有了转机。
  童年的我虽成长在大陆,但对海峡那边的故乡却充满兴趣、好感和希望,盼望将来有一天能回到出生地台湾走一走、看一看。这个夙愿深深地埋在心底半个多世纪。
  上世纪八十年代,海峡两岸人民的深情厚谊终于冲破了台湾海峡的那道封锁线。在惠安县台湾同胞联谊会的帮助下,我们终于联系上了生活在台北市的舅父、舅母以及众多的表兄弟。九十年代初,我母亲两度回台湾娘家探亲。母亲的台湾之行给了我坚定的信心。我深信,“回台湾看看”的这一天不会太遥远了。
  2011年8月26日,我有幸作为一名成员,随同泉州市台湾同胞联谊会赴台考察团访问故乡台湾。当天中午12时10分,我们一行抵达台北松山机场。一下飞机,扑面而来的是那久违的家乡气息,我激动不己,大声地呼喊:“台湾,我回来了!”那一刻,六十四年的长梦圆了,六十四年的夙愿实现了。六十四年,在历史的长河里只不过是短短的一瞬间,然而对于我却是难明的长夜。那一刻,长夜终于明了。充满着幸福感的我,起初只是暗自庆幸自己的好运气,继而一想,如果没有党的改革开放的好政策,我个人的梦想能实现吗?
  到达台北后,受到亲戚和乡亲的盛情款待,他们轮流宴请阔别多年的亲人,还赠送了表示预祝旅途平安的“红包”,让人感到受之有愧,却又不得不收,因为“拒收”会辜负了他们的一片真情厚意。
  在台湾的九天行程中,我们一行游历了台湾大部分的县市,游览了台湾大部分的名胜古迹并拜访了台北晋江同乡会、高雄泉州晋江同乡会以及国民党云林县党部。一路行来,所见的是乡亲,所闻的是乡音。每到一个地方,只要亮出乡音(闽南语),总会有人激动地呼应,很多台湾同胞闻风而上寻根问祖攀老乡,其乐融融,分外亲切,最让我们感动的是,一位云林县的台胞,听说我们要到北港朝天宫上香,就主动开车为我们带路,并与朝天宫董事会联络,派专人为我们导游。
  短短的九天行程,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其一是热情。我们一行每到一个地方,都受到隆重的欢迎。其二是好客。每到一处,我们都得到盛情款待。其三是善于交际。台湾乡亲善于交际,他们在接待我们的过程中,善于自我介绍,递送的小礼品,都附有名片。其四是亲情。在我们拜访的泉州乡亲和国民党云林县党部诸君中,他们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们都是一家人。这句话,这种情感,这样的氛围,让我们一行人感到,来到台湾,就像回到自己的家。
  一湾浅浅的海峡,阻不断两岸人民的深情厚谊;满口荒唐的“扁论”,骗不了有天生“中国心”的炎黄子孙。我在与一位有“台独”倾向的亲戚交谈时对他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看看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听听我们所用的闽南语,想想我们血管里流动的血液,我们分离得开吗?我们同根生的骨肉兄弟,能够成为血肉相残的异国敌人吗?听了我言语,他似乎有所醒悟。相信有一天,这位亲戚及他周围的人一定会看穿“台独”论的庐山真面目。
  台湾之行,圆了我六十四年的梦;台湾之行,更让我深信,任何势力、任何言论和政治伎俩都不可能使台湾从祖国大家庭中分离出去。道理很简单:台湾人民和大陆人民是一家人。(泉州市台联理事 陈团平)

[编辑:郜利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