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胞之家  >   专题制作  >   台胞代表、委员在“两会”  >   代表、委员心声

履职15载难舍政协情 雷献禾与政协一起成长的日子

2017年03月07日 来源:中国台湾网

著名导演、台籍全国政协委员雷献禾

著名导演、台籍全国政协委员雷献禾。(中国台湾网 李宁 摄)

  中国台湾网3月6日北京讯 (记者 李宁)他是长春电影制片厂一级导演,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他导演的电影《离开雷锋的日子》公映时创造了近年来中国电影以低成本制作而获高票房收益的奇迹;他拍摄的影视作品荣获“五个一工程奖”、“飞天奖”、“百花奖”、“金鹰奖”等一系列重量级奖项;他曾说越是市场化越要拍良心戏……他是著名导演雷献禾,也是台籍全国政协委员雷献禾。

  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3月3日隆重开幕,在之后的台联界别小组讨论会上,雷献禾总是踊跃发言,说起话来更是激情澎湃。3月5日,雷献禾接受了本网记者专访。

  从他的眼睛可以看出,他是有些疲惫的。“当三届政协委员了,刚开始的时候还不太清楚政协委员是要做什么,尽什么职责。十五年了,在慢慢学怎么当一名政协委员,还没怎么学会,就要离开这个职位了。”从他的话语中可以听出,十五年的政协委员生涯给了他很多感触。他说,这可能是他的最后一届,“我们的事业应该有更年轻、更有为的人来接着做,才能发展得更快更好。”

  说起十几年前刚到政协的“青涩时光”,雷献禾仍然记得很清楚。“开始是有培训的,但因为当时我在拍戏,所以就请假了,没法参加这个培训”,雷献禾一点也没回避“没能快速学会如何当一名政协委员”的自身原因。

  雷献禾表示,刚开始还不大了解政协的行程,头几年总是忙着拍戏,很少能把一个会参加完,可能开到一半的时候就走了。“最有意思的是第一次参加政协会的时候,我在开幕那天就走了,因为那天开机,就请假走了。拉我的司机问‘你是干什么的’?我说我是来参加全国政协会的,司机就问‘今天才开幕你怎么走了?嘿,您来开会还是干什么的?’而且记得走的时候见的都是来的人,没有走的人。”说到这里,雷献禾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几声。从那以后,他总会提前把拍戏与政协开会的时间错开,告诉想与他合作的人“(政协开会的)这个时间我是不行的”。

  十几年的时间,雷献禾不仅戏拍得越来越好,也更加知道怎么当一名政协委员。“履职期间我一直在想怎么样来当政协委员,怎么来做好工作,针对本行业的事情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这么长时间慢慢了解政协委员应该怎么做,怎么协调交流,就像习总书记说的怎样参政议政、怎么写提案。”雷献禾认为,政协的理论建设也一直在不断地完善中,包括怎样参政议政、民主监督,“政协其实也不断在探索中成长,我跟政协一起成长。”

  作为导演,雷献禾曾说,拍戏不能只考虑市场、只顾赚钱,根本不考虑观众是否喜欢、能够接受,“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要拍良心戏”;作为政协委员,雷献禾告诉记者,政协委员是代表人民的利益来参加政协会议,代表人民进行参政议政、民主监督,“责任重大”。

  雷献禾向记者透露,他今年的一个提案是针对明星高片酬现象进行综合治理,对大家关注的“高片酬”、“高制作”、“低质量”、“三观不正”等现象提出自己的治理方法。他认为,高片酬现象对行业损害极大。首先,高片酬是恶性竞争的结果,很多资本为了挣钱疯狂进入影视行业,但这些人却不懂影视,片面认为明星是要害,其他就不管了,但明星不是决定影片质量的关键,明星只影响收视率。他举例说,明星就像药引子,并不是药,自然就不能治病。很多投资人并不想拍好作品,只想把明星请来之后炒作,这也是为什么请那么多明星来,却拍出质量粗糙的片子。此外,还有一个原因是电视台。电视台按明星给影视片定价,经纪公司炒作抬高价格。很多不懂这个行业的人在一起哄抬物价,造成虚高价格,使整个影视行业不能正常循环,“因为吃的不是药,然后就垮了”。

  近年来,大陆制作精良的影视作品《甄嬛传》、《琅琊榜》等受到岛内热捧,雷献禾认为,这是很好的一件事情,也很正常。

  针对涉“台独”艺人在大陆遭网友抵制的现象,雷献禾指出,台湾是属于中国领土的一部分,这是不容置疑的国家底线。“找各种理由、任何方式来否定这个东西都是触犯我们的底线。”他表示,在当前新的两岸关系形势下,两岸影视工作者应反对任何人以任何方式进行“台独”分裂活动,共担大义。共同制作中华民族的电影,走向世界,取得更好的成绩。“这些是我们应该努力去做,有意识地去做的。”

  谈到未来两岸关系的前景,雷献禾表示,现在两岸关系虽然复杂但未来肯定会越来越好,因为大陆强大了,有了话语权,主动权在大陆。两岸间文化与民间交流不断,促进了两岸之间的相互了解。越来越多的台商、台湾青年来大陆投资、工作、求学,开始了解并融入大陆,也让台湾一些有关大陆的虚假宣传被戳破。

  雷献禾表示,希望两岸“以和为美”,找到共同点,台湾方面不要触碰“九二共识”底线,“在这个基础上,我相信中国人有智慧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完)

[编辑:王亚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