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胞之家  >   台湾

被遗忘的品格教育 从台大教授论文作假案谈起

2017年03月21日 来源:中国台湾网

  去年台大生化科学所教授郭明良研究团队发表于自然细胞生物期刊论文涉嫌造假,台大于一月中公布调查报告显示,郭明良等人明显违反学术伦理,引发全台学术界“大地震”。

  台湾《立报》20日刊登世新大学社会心理学系主任詹昭能的评论文章说,本案最直接的影响,除了“当事人”博士后研究员查诗婷离职,郭明良教授与台大口腔生物科学研究所教授张正琪因此遭解聘,台大医院副院长林明灿5年内不得担任学术主管,还有涉及其间的国家卫生研究院副研究员苏振良与成大医学检验生物技术学系陈百升“命运未卜”。最受瞩目的“关系人”台大校长杨泮池,虽然未在学校教评会“惩处名单”之列,也在各界谴责声中终于3月18日宣布任期届满后不再续任。其间最委屈的莫过承担“行政庶务”的台大学术副校长郭大维,面对来自各方面的指指点点,顶多只能无奈的表示遗憾甚或谴责。

  打从事件爆发以来,在众声喧哗中,本案有如电影情节般高潮迭起。除了引发各界冷嘲热讽的郭明良教授公开声明“清白”外,还有张正琪教授因为不服台大处置,不仅与校方“针锋相对”,甚至提告4人网友加重诽谤罪。尤其面对外界怀疑甚或指控校方操控调查,学校暨“主事者”在过程中甚或调查后,除了及时的“自清”,真的也只能留待历史“检证”。

  老实说,本案对于台大伤害,早已不言可喻。然而,最严重也最无辜的后果,其实是台湾学术的国际信用问题。近来有学者投稿国际期刊,已被要求附上“原始资料”,甚至要出具“诚信说明”。因为少数人的不诚实行为,耗费了可观的社会资源不说,连台大甚或全台湾的学界声誉都跟着陪葬,真的情何以堪?

  综览几个月来台大论文做假案的风风雨雨,不由得思想起前校长李嗣涔多次在新生训练时,勉励学生“考试不作弊、作业不抄袭、不随便跷课、不随便乱停脚踏车”,因此引发网友嘲讽:“念到台大还要校长这样耳提面命。”2011年台大学生会会长郑明哲表示,若连台大学生都做不到,以后恐对社会造成更多弊病。另有学者为台湾基础教育失败而忧心。例如静宜大学校长唐传义受访时表示,优秀人才若无健全人格,未来恐危害社会。

  如今乍见台大连教授都“作弊”,心想研究“超能力”的李校长如此殷切叮咛,说不定真的如当年静宜大学唐校长所说的是“有感而发”;或者说不定这些人现在的行为表现,就是当年学生时代做不到“考试不作弊”的延伸呢!

  走笔至此,又不禁想起当年世新大学以教学卓越计划,系统性推动“诚实考试文化运动”,具体措施包括在校园中心的言论广场设置“诚实考试K书中心”,对学生施测“诚实考试文化运动问卷”,期中与期末考卷之首增列考试作弊罚则,举办“诚实考试文化运动”文宣标语征选与票选活动,以“王朝与马汉站两旁的关公出巡”宣导考试不作弊……结果不仅接受媒体访问学生批评此项活动,像是小学生活伦理教育,“看低”大学生素质;有一名助理教授说,由大学做中学时代早该做的事,显示整个教育制度都出了问题。

  才短短几年光景,号称全台高教龙头的台大竟爆发教授论文作弊事件,何只是格外讽刺,公民基本教育失败,显然也不只是当年“学者的忧心”而已,不是吗?

  重点是今后该怎么办?大禹治水从源头,医生治病有赖正确诊断,面对诸如此类学术诚信问题,何尝不然?且让我们话说从头!

  根据社会心理学观点,任何人任何时间或地点的任何行为,都是个人因素与环境因素交互作用的结果。以教授论文做假来说,国内外学术发展环境(例如全球化高度竞争的高教环境、以SCI或SSCI论文发表量定夺的机构与个人奖励机制、主管机关或所属机构学术伦理氛围或审查机制)固然有以致之,“行为人”追求学术声望以及连带利益的动机、坚持学术研究品质或学术伦理的意志、个人行事风格甚或品格教养等因素也是重要关键。

  先进一步就环境因素论。当年为推动“世新大学诚实考试文化运动”时,正式与非正式搜集学生对于考试作弊的意见发现,大学生内普遍存在一种“大家都作弊”的看法,甚至可以成为作弊的“合理化”基础。其实,此种反应或现象并不限于学生族群,不久前“查缉”公教人员(包括教授)以假发票报帐案件时,很多人不也是说“大家都这么做的”吗?最近论文做假案暴露出来的论文挂名问题,相信学界也应该存有类似的“论述”逻辑。因此,台大这一起“惊天动地”的学术“不伦”案件,说不定及时为台湾学界此种“向下沉沦”趋势设下“停损点”;否则将来难保不会有教授或学界人士,也以“大家都这么做啊!”为自己的论文做假行为辩护呢!果真如此,岂不“幸哉”?

  古有云:“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论语颜渊篇)令人遗憾的,今天的大学教授都已不再以知识份子自许,更甭提“君子之德风”了。因此,放眼台湾天空之下,不仅知识份子的风骨沦丧,有部份教授甚至连最起码的为人之道也不见了,以致《大学教授是狼!摸毕业女生臀判刑3月》《诈财逾千万,台大副教授游XX求刑6年》《学生当人头诈研究费,‘国防大学’前教授判刑》《伪造文书诈2千万教授判刑》《南荣科大校长夫妻卖假学历,裁定羁押禁见》等等,“教授不像教授、校长不像校长“的社会新闻事件频见报端!

  难怪,台湾前“科技部长”杨弘敦赴“立院”备询时表示,学术界论文造假问题,若是因为“制度问题”造成的,可透过修法或检讨制度而改善。重点是他认为本案系肇因于“人性问题”,未来必须靠教育。诚哉斯言!

  问题是究竟要靠哪方面的教育?除了台当局“教育部”暨绝大多数人关注的高等教育学术伦理教育之外,更重要的其实是从小到大的品格教育。试想当事人如果够正直,面对压力甚或庞大利益当前,也会坚守诚信原则,怎么可能“铤而走险”呢?品格教养真的有如“树头站得稳,免惊树尾扫风台”啊!

  是的,此刻台大教授论文做假案正提醒了吾人:个人的诚实甚或品格教养就是这么“尊贵”,而且常常在我们不注意的时候,让大家付出高昂代价!

  另一方面,试问大家多久没听到“德育”这个词儿了?又多久没听到“德智体群美”五育均衡发展了?回顾多年来中小学教育,始终“学科知识教学中心,升学考试至上”,人格(含品格)教育遭到严重排挤,我们的社会(各行各业)因此逐渐坐收成果。除了“台湾人行骗天下”,奸商卖黑心食品谋取暴利、台当局领导人因为“海角七亿”身系囹圄、官员涉贪或收贿入狱、教授论文做假学术界因此蒙尘、专业人士恶用知识图谋不法暴利、选手打假球职棒“一败涂地”、恐怖情杀令人发指、泯灭人性近亲杀人(例如父弒子、子杀父、夫杀妻)、随机杀人(例如捷运郑捷杀人案、内湖断颈案…)!无论说是“德育”也好,品格教育也罢,作用就是没这么大!

  听闻台当局“教育部长”潘文忠强调,将针对台大的初步报告深入审查之余,衷心奉劝“教育部”:赶紧回头从“教育之根(教人成人)”救起。

[编辑:王亚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