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胞之家  >   乡情乡愁

大陆台湾一水间 明月照我千里还

2019年02月21日 来源:陕西省台胞之家网

——忆我的父亲母亲

  2019年1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振奋人心,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同样也触动了我的内心。我的故事、我的家庭的故事,都与这40年紧密相连。

  习总书记说,“两岸同胞是一家人”,这让我不由思念起了父母。父亲是大陆人,名叫陶礼春。母亲是台湾人,名叫石锦婗。我的家庭,是“两岸同胞是一家人”的生动写照。借此契机,我想将我家的故事分享给大家,共同纪念这个历史性的时刻。

  父亲十六、七岁时为了躲避爷爷奶奶给他安排的封建婚姻赌气离家出走,恰好赶上了国民党征兵,于是便从陕西省汉中市宁强县陶家河坝一路南下,跨越海峡到了台湾。到台湾之后,由于饮食、气候等诸多差异,父亲出现了严重水土不服的症状,不久便退役,打算养好身体后,万里跋涉回乡。父亲对一时的意气用事而背井离乡懊悔不已,无时无刻不牵挂着老家的父母。到台湾之前他还可以从部队寄棉被等物件回家,但是到台湾之后这些都成了奢望。当时台湾与大陆处于军事对峙状态,1949年台湾更是颁布了戒严令,使得台湾与大陆相互隔绝,当时赴台的将士们更是回家无期,只能望洋兴叹,衣带渐宽。父亲无奈地安顿下来,在台北经营了一家书店,一边开始新的生活,一边期盼着返乡的一天。

  有一天,父亲的书店要招聘店员,一位台湾姑娘前去应聘,她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知书达理、温柔贤惠的气质,深深地吸引了父亲,二人很快便坠入爱河。然而母亲的娘家人却并不看好这段恋情,他们认为父亲迟早有一天会回大陆去,到那时候母亲又该怎么办。这也是那个时代大陆人和台湾人相爱后都会面对的一个现实问题。但此时年近40的父亲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意气用事的小伙子,成熟稳重的他用自己的行动最终打动了两位老人,与母亲喜结连理,并于1968年8月在台北生下了我。我与大弟二弟的出生为父亲和这个家带来了不少欢声笑语,但是父亲想要回宁强老家与家人团聚的心愿依旧十分强烈。这是他最大的心愿,谁也取代不了。

  终于,大陆改革开放了,不久全国人大也发表了《告台湾同胞书》,两岸实现了书信沟通。得知消息的父亲重燃希望,80年代初拜托自己的战友辗转多地,终于联系上了陕西宁强的老家,时隔将近40年,父亲早已是天命之年,当他听到了来自家乡的消息,并且得知双亲和姊妹都健在时,激动已不足以形容他的心情。建立起联系后,宁强老家由姑姑写信,而台湾这边则由我代笔,双方开始了长达三年的书信沟通。那时的我十六七岁,有一次贪玩,写信不及时,父亲以为断了联系,跪在陶家祖先牌位前老泪纵横,磕头磕到流血。当时我吓坏了,赶紧去书店找母亲回来,这才劝住了父亲,却没想到这次迟到的回信成为了父亲回大陆老家的契机。对于父亲的伤心与思念,母亲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这件事也让她终于下定决心和父亲回大陆老家看一看,那是1983年。

  1984年夏天暑假,那时大陆虽然已经提出了“三通”的概念,但是台湾方面直到1987年才开放赴大陆探亲。所以当年父母以旅游的名义带着我和两个弟弟先到香港,随后到广州,再经郑州到阳平关,最后才由宁强县台办的工作人员接回宁强。当时的宁强县还是个古旧的小县城,对于从台湾回来打算定居的我们,县政府相关人员也是劝我们三思而行。但是父亲表示自己就是回家侍奉双亲的,贪图生活环境的话,就留在台北了。当时的台北远比大陆繁华,各种条件也要好的多,父亲母亲为此还特意征求过我的意见,当时的我被旅途中所见的祖国大好河山所震撼,加之不愿离开父母,就没有反对他们要留下来定居的决定。

  回想起来,祖国大陆对待台湾同胞一直都是像对待亲人一样,现在祖国富足强盛了,便出台惠台31条等众多措施与台湾同胞分享大陆发展的机遇,而在我刚回到宁强的时候,房子还是木头的,街道是弯曲的,交通也不方便,即便在这种艰苦的条件下,宁强县台办还是无微不至地照顾我们,帮助我家翻修旧房、帮助母亲和姑姑安排工作、帮助我们三姐弟解决上学问题,还新批了一块宅基地用于陶家建房居住,并且多方协调那个年代很稀有的钢筋水泥等建筑材料用于建房。

  父亲在返回大陆后4年就去世了,对牵挂了一辈子老家的他来说,这是魂归故里是落叶归根,完成了尽孝的心愿。但是对母亲来说,这是一件非常伤感的事情,虽然她体谅父亲,陪同父亲带着孩子回到家乡,但是她也远离了自己的父母及6位兄弟姐妹,对亲人与故土的思念之殇,从父亲转移到了母亲身上,台湾海峡成了母亲的天堑了。对从繁华都市台北到落后内地宁强的母亲来说,不仅仅要面对气候、饮食习惯、生活习惯、生存条件乃至语言文化的改变,还要独自一人在异乡挑起一个家的担子,很难想象母亲承受了多少,做出了多少牺牲,遥想当年父亲身边的大陆朋友们因考虑海峡两岸的各种差异,没有一位家眷同意回大陆定居,足以衬托母亲的善良与贤惠。

  母亲是一个懂感恩,有能力、有魄力的人。对于县市台办、陕西省台联对陶家无微不至的照顾,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党和政府的关怀使她无数次在想要返回台湾的时候选择了坚持,并在数次返台探亲访友时,将“一国两制”、对台政策及大陆改革开放的发展现身说法,做广泛的宣传,致力于推动台海两岸早日统一。

  习总书记说,“台湾同胞为祖国大陆改革开放作出了重大贡献”。现在的宁强大街小巷一片繁华,道路平坦开阔,还通了高铁。这些发展变化,就有母亲的一份功劳在里面。在台办、台联的推荐下,母亲在1988年至1998年间先后当选第六届、第七届、第八届陕西省政协委员,为家乡的建设提交了不少切实可行的提案,如108国道的建设、修建西汉高速公路的建议、为宁强争取项目资金等等。母亲是在第八届陕西省政协委员的任上离世的,她把自己的后半生都奉献给了家乡的建设,母亲肯定也有浓浓的割舍不掉的思乡之情,但是当她决定陪父亲回来时,她便早已将父亲的家乡当做了自己的家乡,大中国是每一个炎黄子孙的老家。

  现在的我是汉中市中心医院感染管理办公室主任、副主任医师,是陕西省台联的副会长,陕西省政协委员和汉中市政协委员,身上担负着母亲曾经所担负过的神圣使命。多年来,我不敢忘记身上的责任,救死扶伤治病救人。非典疫情期间穿梭病房毫无畏惧;汶川地震期间为我院拉来第一批帐篷,保障危重症患者及分娩产妇免于露天救治;西乡县腺病毒肺炎我据理力争,说服领导采取应急措施,得到上级嘉许。任省市政协委员期间,更没有忘记党与人民赋予给我的荣誉和责任,重调查、勤思考、建良言、献善策,反映百姓的诉求,为百姓谋福利。推动了遗体捐献法的出台,助跑汉中三市建设的发展,倡导群众健康型社会的落地。

  40年前,得益于改革开放,我的父亲才能与宁强老家阔别的家人取得联系,实现书信沟通,最终回到母亲的怀抱。40年前,《告台湾同胞书》的发表使得两岸关系发展进入了新的阶段,我的父亲才能实现回乡定居,与亲人团聚的心愿。亲情血脉是割舍不断的纽带,身处台湾的父亲与远在大陆内陆的家人,他们相互不了解情况,甚至不知生死,但这并不能阻隔亲情血脉带来的思念,父亲与家人相互之间渴望团聚,就像大陆同胞与台湾同胞共同期待着祖国统一一样。民族血脉更是割舍不断的纽带,正是因为共同的文化、共同的根和亲人一般的对待、家一般的温暖,母亲才能在大陆定居下来,融入当地生活,并且为当地发展与建设出谋划策贡献力量,这正体现了大陆与台湾虽然隔着海峡,但两岸是一家人、两岸一家亲铁的事实。

  两岸是一个命运共同体,中国梦要两岸人民共同去圆。血浓于水、守望相助的天然情感和民族认同决定了祖国必然统一。

  (陶怡秀,女,1968年8月生于台湾省台北市。1984年7月随父母回陕西省汉中市宁强县定居。现任陕西省政协委员,汉中市政协委员,陕西省台联副会长,陕西省台盟省委委员。)

[编辑:马丰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