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胞之家  >   学术交流

天然反对“台独”的“二二八之子”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创盟初期的故事

2016年12月23日 来源:台胞之家网

天然反对“台独”的“二二八之子”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创盟初期的故事

汪毅夫

  近日,有台湾朋友告诉我:“读了你写的《紧抱‘台独’,因为要折断它的肋骨》,我不禁要问:谢雪红对廖文毅那么狠,怎么能说她是‘台独之母’呢?”

  我也很豪爽地对他说:“还有更狠的。干了杯中物(茶水),我就讲乎各位来参详”(闽南语,“讲给各位听,供各位讨论”的意思)。

  于是,我讲了如下故事,讲了谢雪红作为创盟主席的台湾民主自治同盟(以下简称台盟),在其创盟初期(1947-1949)反对“台独”的故事。

  台盟乃是在1947年台湾“二二八”斗争失败后,由谢雪红等“二二八”斗争的参加者于1947年11月12日在香港创建的。因此,台盟被称为“二二八之子”。

  这个“二二八之子”出生伊始就被看出来是个天然反对“台独”的种。

  1947年11月18日,香港《华商报》“台北十二日航讯”报道:“台湾民主自治同盟筹备会,于国父诞辰在本省北部某地,召开该筹备会第一次会员代表会,议决该同盟之纲领、规程草案,并发表时局口号、文告等。据悉,该同盟团结本省全体人民,为争取台湾省自治及响应全中国人民之建立民主联合政府之斗争为宗旨,该同盟盟员表示坚决愿为台湾民主自治而奋斗,为人民服务而努力。闻该同盟将在本省内外各地展开广泛的活动,并促进其及早正式成立”。

  在这则报道里,“本省北部某地”是为避免港英当局和国民党当局的侦查而采用的托词。实际上,台盟成立的地点是香港;“台湾民主自治同盟筹备会”不是成立会,但台盟创盟初期的盟员相当默契地将“国父诞辰”作为台盟的创盟纪念日,以此保留一份永恒的革命的光荣,一个永远的对于革命家的纪念。

  当年在台湾何去何从的问题上,有“托管派”、“分离运动”等“台独”政治力量。显然,台盟属于反对“台独”的“祖国派”和“革命派”。

  1948年5月1日,香港《华商报》以《纪念五一劳动节,中共中央重要宣告,从速召开民主党派团体会议商讨进行召集人民代表大会》为题,在头版头条位置发表了中共中央“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以下简称五一口号)。1948年5月2日,《人民日报》亦在头版头条位置全文刊登。

  1948年5月1日,台盟在香港出版《台湾人民的出路》(《新台湾丛刊》第6辑)。其开卷首篇为标明“新华社陕北三十日电”的电讯稿“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发布《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第三篇为署名“一个台湾人民”的《响应伟大的号召》,文中有“不但要击溃反动集团,而且必然地也要击毁那些‘国际托管’与‘台湾独立’,作分离阴谋的卖国贼”之语。

(图一)

  1948年5月22日,香港《华商报》以《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号召台湾同胞响应五一口号,坚持反美反蒋争取解放》为题,发表台盟的《告台湾同胞书》(图一)。《告台湾同胞书》指出:“美帝国主义者为了准备反动政权垮台后侵占台湾之计,拉拢少数亲美分子,阴谋‘台湾分离运动’,以‘反蒋不反美’为目标,来分裂中国民族统一战线,制造台湾民主阵营的混乱状态,台湾的手脚正被国内外强盗捆绑得动弹不得,而且连喉管都被扼住了。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们不但要反蒋,更加要反对美帝的侵略,‘反蒋不反美’,这不但不能解放台湾,反而促进台湾成为美帝的殖民地”,又指出:“同胞们,赶快起来响应和拥护中共中央的号召,配合全国人民的革命战争,广泛地开展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封建主义、反对官僚资本主义、反对台湾分离运动的各种斗争,准备参加‘政协会议’、‘人民代表大会’和‘民主联合政府’,这样,台湾人民才能由美蒋联合统治的痛苦中解放出来”。

(图二)

  1949年2月26日,香港《华商报》以《台盟向新政协提出处理台湾问题意见》(图二)为题,报道了台盟将向新政协提出的处理台湾问题的五点意见:“1、台湾革命是中国革命的一部分,即必须进行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主义的新民主主义革命;2、台湾是中国一行省,台湾未得到解放以前,不能称为‘全国胜利’,不得停止军事进攻,同时决不容许任何外国帝国主义干涉台湾问题。3、台湾解放后,应立即建立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实行民主自治,省县市长一律由人民直接选举。本省居民不分省籍、党派、性别,除由法律剥夺或停止公权者外,均享有选举权及被选举权。各级人民代表会对于各级人民政府之官吏及其他公教人员的任免,保有最后决定权。4、从日本政府接收之敌产——公私企业、银行、房地产,要归国有或省有,应重新调整,本省人民代表会保有此项权力。5、居住本省之弱小民族(高山族)享有平等之权利,不受任何差别歧视,各种族得在现住地建立自治单位”。

  1949年7月7日,台盟总部代表郭炤烈在台盟华北总支部第一次盟员大会的报告中介绍了台盟的几项工作,其中包括“揭穿‘托管’、‘独立’的真相与错误,打击美帝奴化台湾的阴谋,提高台湾人民的政治觉悟”和“与各民主党派取得密切联系,积极参加全国统一战线”。

  从以上故事可以看到,台盟从理论上、也在舆论上狠下了一番功夫:把反蒋和反美,台湾革命和中国革命,台湾民主自治和参加全国政协会议、人民代表会议、民主联合政府,以及台湾和全国、拥护中共和反对“台独”一一结合起来,压缩了“台独”趁隙而起的空间,并且对于“台独”,一出头就打压。

  台盟对“台独”真够狠的。

  现在,我也不禁要问:“二二八之子”天然是个反对“台独”的种,怎么能说“二二八”是“台独”运动呢?!

  2016年12月18日于北京

[编辑:王亚静]